绵俪天猫店  |   绵俪京东店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别把自己太当回事,减轻生活压力

——2016年01月20日 分享到: 来源:绵俪

昨天我讲的笑话都没人笑诶好尴尬好想死他们会不会是觉得我很无聊?

今天穿的袜子穿反了,怎么别人老看我,难道知道我袜子反穿了?

......

醒醒吧,你的这些小事

Nobody Cares

在一项发表于2000年的研究中, 心理学家托马斯•基洛维奇(Thomas Gilovich)和他的同事要求参与实验的大学生们穿上一件令他们感到尴尬的衣服——一件印有唱作人巴里•曼尼罗(Barry Manilow)形象的T恤。大学生们被要求穿着这件T恤与其他同学共处一室,然后猜测有多少人注意到他们穿了什么。这些大学生们倾向于大大高估这个比例,同样地,在穿着印有鲍勃•马利(Bob Marley)或者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 Jr.)这类印有积极形象的T恤时,他们也会做出高估。在各种研究中,实验对象都觉得自己比实际中更受旁人关注。

人们高估了身穿印有抒情歌手巴里•曼尼罗(上)、或是雷鬼教父鲍勃•马利(下)形象的T恤对旁人的印象。

别把自己太当回事

聚光灯效应

基洛维奇和他的同事们将这种现象称为“聚光灯效应”:我们会自然地对自己的外表、所思所想、所作所为产生自我意识。正如大卫•福斯特•华莱士(David Foster Wallace)所说,“你的所有经历都是以你为绝对中心的。” 所以,清醒地认识到自己并不是别人的中心往往很难。如果我穿上了一件没品味的T恤,我就会很在意它,而且会觉得别人也一样在意。

再想想我们日常生活中的起起落落。我在上周的一个聚会上说了句不该说的话, 现在还是有点尴尬。昨天我做了一次很棒的演说;今天却运交华盖诸事不顺。今年我为心理学导论课兢兢业业,去年我对这门课却得过且过。这些高低起伏在我们的意识中如此突出,让我们认为别人对此同样敏感;我们认为他们也会注意到我们生活中的起落。但研究表明,他们不会,至少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多。

嗯,有的时候确实挺残酷的 

还有一些实验探究了透明度错觉。当人们被要求撒谎或隐瞒信息时,人们会高估别人看穿自己的能力。这还是我们自我意识的聚光灯效应在起作用。如果我偷了钻石,放进口袋,并撒谎说不知道钻石在哪里,我就会非常强烈地意识到钻石就在我口袋里。这种意识的强度让我以为自己必定会被人看穿。但事实往往不是这样;我们其实比自己想象的更会骗人。

人们总觉得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他人的目光下,这就是自我意识的聚光灯效应。但实际上,这么关注你的也只有你自己而已。

这类研究对于现实生活的意义之一就是——自!我!解!放!

别把自己太当回事

当我们回顾自己的生活时,我们经常为自己当初的许多不作为感到遗憾,而这些不作为的一个原因就是害怕尴尬、在意别人的目光。所以基洛维奇和他的同事们得出了如下的结论:

换句话说,如果我们借用亚布拉罕•林肯(Abraham Lincoln)著名演讲中的半句话,明白“人们不会注意,也不会铭记”我们的所说所为,我们便向充实的生活迈进了一小步。当然,林肯错了,人们确实记住了那次演讲——但世界上毕竟只有那么几个林肯。

别把自己太当回事

我们还可以将自己置于弱化自我意识的环境中,以对抗聚光灯效应。正如社会心理学家古斯塔夫•勒庞(Gustave Le Bon)在1895年指出的,身处群体之中可以让自我意识部分消失:“个人之于其所在的群体,就像沙丘中的一粒沙,被风随意吹卷。”在错误的环境中,人们会因为自己身为群体的一员而做出愚蠢甚至残忍的事。但与他人保持一致——比如夜店狂欢,演出现场,或者一次气氛特别好的成人礼——也会给人带来巨大的快乐。

我们不需要他人来为我们制造一个弱化自我意识的环境,“去个人化”其实触手可得——在厨房或药柜里就能找到。酒精和药物能削弱自我意识,这正是它们吸引力的来源之一。沉浸在一种活动中,或是进行特定的冥想训练亦可以使人进入“忘我”的境界。我以亲身经历保证,电子游戏也可奏效。

如果想要提高自己的自我意识,我们可以将自己置身于别人的目光中。这是常识,但更令人惊讶的是,即使这些目光来自简笔画出的眼睛,也一样可以增强自我意识。这有助于促进积极行为,减少人们欺骗的倾向。

这样说来,增强自我意识也可以是有益的。但要得出结论并没有这么简单。一些人认为,逃离“聚光灯”除了能让我们对生活更加积极主动,更少谨小慎微,还能带来其他好处。比如,有证据显示,减少自我关注的冥想训练可以减少参与者的偏见,增进他们的同情心。从各种意义上来说,如果我们能不把自己当成整个宇宙的中心,生活会更美好。